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聚光,聚焦,聚力------点线面时空

万事向好,适者生存,尽人事听天命.悟空悟静悟本悟道

 
 
 

日志

 
 
关于我

三十年后我要经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就是这么一个怪怪的人.永远也是.我只想接受事实,接受所有已不可改变的事实.我清楚的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知道人生最重要的什么,人生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不管大变革大趋势大环境情况怎样变,我一往无前的勇气始终不会变!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杨柳枝》——这是你们不需要的专辑!  

2012-07-31 20:28:29|  分类: 快乐心境从悟空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柳枝》——这是你们不需要的专辑!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此文为张广天为其新专辑《杨柳枝》而作。
 

一、关于音乐

    如果音乐是Music,那么,汉人是没有Music的。我们说到音乐,和那个Music完全是两回事。许多民族都有他们自己与别人截然不同的关于声音艺术的概念。在中国少数民族地区,有的部族甚至根本就没有“音乐”这个概念。

    声音艺术中的“乐”,在汉人看起来,是一种文明的成果,是完美的人类社会的结果。

 

二、关于民歌

    民歌,首先是一种立场。这个立场主要体现在审美方面。当民歌的独立的审美观被主流的、庸众的和流行的审美观取代或者腐蚀之后,其实就没有民歌了。口琴和吉他包装起来的东西,如果缺失独立的艺术精神,那么也只是流行的一种而已。

    民歌,其次是一种传统。这个传统在我们这里,起于诗经、楚辞,经唐宋诗词,而兴盛于戏曲。如果割断了这个传统,就没有我们熟悉的歌唱语汇,就偏离了我们的民歌范畴。当然,发乎于心的新歌唱,也是伟大的。只是当你因为不熟悉传统而假借并投靠另一种别人的势力来作为创新的借口,便是无能的表现。而今天,在我们周围确实充斥着这样一堆“民歌”——往往主要是因为被流行抛弃而故弄玄虚。

    民歌,当然也不只是停留在传统里的农业时代的梦想,那些祖先的山歌、祝颂、小调、怨曲,等等。民歌在今天,必须活在各处,在工业化和后工业化的时代中生长。

    民歌,最不可能的,是跑到晚会上去装腔作势,拿几种不存在的唱法来忽悠外行。

    民歌,在今天,必须是掌握文化的公民歌唱,必须是文人的民歌。因为,在一个现代化的公民社会中,还有谁不是知识后的文人呢?这些知识后的文人已经是非常非常庸俗的人了,而知识前的非文人,我真的不知道除了用“野蛮人”来形容还有别的什么词汇可以准确表达了。

    错把恶习当性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如果文化是庸俗的,那么恶习简直就是荒芜。

 

三、《杨柳枝》这张专辑

    我在这张专辑中解决的问题,并不是三十多年来别人关心的问题。它不是流行音乐的问题,不是模仿注解别人音乐的问题,不是小商小贩的问题,不是浑浑噩噩的问题,不是如何巧取豪夺、如何急功近利的问题……而是一个被众人鄙视和冷漠的思维问题。怎样复兴某种优秀的传统,并且使之摆脱野蛮、粗暴、懵懂,让汉语中文的思维当代化,让抽象理性、具象感性之外的意象理性致用于公民社会的现实,这才是我尚且歌唱的兴趣所在。正如刘禹锡诗中写的:“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

    难道这个很学术吗?这恰恰是让流行成为可造、可控、可持续性发展的基础。

    不要因为从事这行的大多数没有文化,而拒绝一点点从事这行必须有的微不足道的文化。

    只有掌握文化才能反文化,只有解放真性情才能杜绝恶习。恶习是文化撕破面具后的神憎鬼厌的真身。

    你们也许真的很不需要这张专辑,但你们如果所幸还有后代,你们的后代将如获至宝地紧攥着这张专辑不放。尽管它气若游丝,但这根细丝连接起曾经和未来。

我的所为所言,相比我同行的前人,连沧海一粟都不及;但我绝没必要对我同时代的人谦虚——自从我开始涉及这个领域,我就打算好了,绝不可能向他们学习。

 

张广天

2012-7-26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