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聚光,聚焦,聚力------点线面时空

万事向好,适者生存,尽人事听天命.悟空悟静悟本悟道

 
 
 

日志

 
 
关于我

三十年后我要经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就是这么一个怪怪的人.永远也是.我只想接受事实,接受所有已不可改变的事实.我清楚的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知道人生最重要的什么,人生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不管大变革大趋势大环境情况怎样变,我一往无前的勇气始终不会变!

网易考拉推荐

分享(江南东江乡村记忆)  

2012-05-27 11:11:08|  分类: 金色童年趣事摘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家乡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小村庄,有山有水,山虽没有名山的巍峨,水亦不如大川的奔放。但丝毫不影响我的美好记忆。故乡是那么的美,美得像待字闺中的处子,像一幅画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事隔近三十年,我仍然能回忆起她的一草一木,自己小时候经历的点点滴滴。

        在参差不齐的山脚下,一条波光潋滟的小河(东江)川流不息地缓缓流淌,跨过河老家的对面便是老厚玉公社,连接两岸的木桥每年都会被洪水冲跨,河岸边树木郁郁葱葱,有婀娜的水柳树,有婆娑的杨柳树,挺拔的红枫树,碧绿的香樟树,数不胜数。

        我喜欢跟着大一点的伙伴去上游砍刀柴(老家把柴火分类,用镰刀砍的柴叫“毛柴”,钩刀砍的柴叫“刀柴”),原因是砍刀柴时,可以用一种叫“七叶老藤”的藤条把柴捆扎成排,坐在排上用竹子撑着,顺流而下,口里不时哼着电影《闪闪的红星》主题歌—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浪漫又省力。每年到了林业部门放排时(也叫洗筒子),河里的杉树原木从现在的国家森林公园—天鹅山浩浩荡荡顺江而下,我们小伙伴就会游泳把杉木拖到河边冬茅草里隐藏几根,当然看管的人也根本管不了如此多的树木。

        到了夏秋之际,小河就是附近村庄里孩童们戏耍的天堂,捉鱼摸虾。记得有一次公社搞民兵训练时,用手榴弹炸鱼,我听到响声,向箭一般飞奔过去,下去潜水摸鱼。好不容易摸到一条较大的鱼,却被民兵抢走,只好辛苦继续摸,第二次就学乖了,摸到后,屏住呼吸游了十多米后才把头和鱼露出水面,到对岸后,因为没桥,大人追不上,才有胆量把抢鱼的大人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够,才感觉解气。尤其热闹的是,碰到“待江”(就是村民用碾碎的茶铺、石灰;或用河边的一种叫“外茹柴”树木的叶子晒干碾成粉后毒鱼),人人一张鱼网,个个一个鱼篓,争先恐后地下河捞鱼,目不转睛看着水中的涟漪,唯恐错过一条漏网之鱼。草鱼、鲤鱼、鲫鱼、鲢鱼、黄花牯、河泡牯、石灰老等各种各样还有叫不上名的鱼很多很多,那河里便是人山人海的世界。我那时人虽小,水性却很好,尤其潜水有过人之处,便会寻找水洄游的沙滩,潜水摸一种“狗卵钻”的鱼,那鱼浑身是肉,只有一根细脊椎,好吃极了。真是“近山知鸟音,靠水识鱼性”,更何况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泡在清凉的河水中,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呢!

        我最喜欢帮父母干的活便是看牛,把水牛赶到河中骑在牛背上,那份悠闲和惬意简直就是无法形容;还有到了“双抢”期间,最乐意去收割和插秧的地方,也是河边的几丘责任田,妈妈深知我的秉性,遇到面积较大的一丘,她就会分配任务,声明完成以后就可以下河游泳,于是收割的劲头更大,效率也事半功倍。

        河边鸟语蝉鸣,树上的鸟儿燕语莺声,其中就有我亲手饲养过很长时间的斑鸠。浅浅的米色蓬松羽毛,一点也不艳丽多彩。脖子稍淡,小嘴巴又像鸭子,外表又像鸽子,叫声“咕嘟嘟—嘟!”听老人说,“天将雨,鸠唤妇”,“单声叫雨,双声唤晴”。那时稚嫩的我也当然没有测试过是否灵验。应该说,斑鸠的叫声是不好听的,至少在我耳里是这么认为的,既没有夜莺的婉转,也不如黄鹂的清脆。它的叫声甚至觉得有些凄惨。鸟巢也筑得特别简单,一颗树上一个主干分出几个树叉的位置,就是几十根小干柴横七竖八地搭建在一起,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仿佛鸟蛋被风一吹就会掉落。傍晚雌鸠叫雄鸠好像很含情脉脉的,“哥哥,来——哥哥,来”。斑鸠一般下蛋二个,雌雄夫妇恩爱得很,轮流孵蛋,大概二周左右小斑鸠便破壳而出。有个成语叫“鸠占鹊巢”,我就纳闷了,既然它会占鹊巢,干嘛还会在如此简陋巢里生儿育女呢?

        八十年代中期,为了国家的重点水利工程—东江水电站,几万人移民搬迁,家乡已经一遍汪洋,形成了烟波浩淼的东江湖,现在留在脑海的,只有孩童时的记忆。有人说:失去的才是美好的,也有人说:回忆往事比幻想未来更甜蜜。我觉得都对,毕竟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孩童时期,那时无忧无虑,没有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

        由于工作需要,我来到云南怒江工作,这地方山清水秀的。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致身于自然的幽静。前段时间春分时节,偶见几只斑鸠下山觅食,勾起心中对少年时光美好和甜蜜的回忆。斑鸠的叫声给我们平添了几分热闹,我想也是一个地方生态的晴雨表,生态不好的地方,这些小精灵是绝对不会来的。这给我们人类带来什么启示呢?面对自然,物甚如此,人何以堪?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