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聚光,聚焦,聚力------点线面时空

万事向好,适者生存,尽人事听天命.悟空悟静悟本悟道

 
 
 

日志

 
 
关于我

三十年后我要经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就是这么一个怪怪的人.永远也是.我只想接受事实,接受所有已不可改变的事实.我清楚的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知道人生最重要的什么,人生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不管大变革大趋势大环境情况怎样变,我一往无前的勇气始终不会变!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英国记者眼里的日本:宛若另一个星球  

2012-02-28 20:08:04|  分类: 俯瞰全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绿色的巧克力、全自动马桶、无聊而变态挑战人类道德极限的电视节目……这些都是一个英国人眼里的日本。他说这里就像另一个星球。


一个英国记者眼里的日本:宛若另一个星球

网易探索2月28日报道 这是一位《卫报》记者在日本记录的旅行琐碎,他打算在体验完这个奇异的国度之后将这些见闻出版,以下为其文章编译,全文仍保留了第一人称:

现在,我正呆在另一个星球上,也就是日本。对普通西方人而言,这是一种类似于从严重颅脑损伤中恢复的体验,在这一体验中,您周围的世界大体上仍可辨别,但不知为何,却几乎无法理解——举个小小的例子:他们在卖绿色的奇巧(Kit Kats)巧克力!

日本的全自动冲水马桶

就像某些伤者要努力使自己重新熟悉日常生活一样,我也要不断地重新学习,学习如何去做那些在过去简单明了的任务,比如说上厕所。在日本,您或者可以使用简单实用的地上坑洞(逆向蹲坑式厕所),或者,使用他们著名的高科技产品之一:配有加热坐垫和遥控喷射臀部清洗装置的东陶公司超级马桶。后者的使用率正在增加。

我在日本遇到的第一个马桶就相当高级,感知到我靠近后,它就能自动升起坐垫;五年之内,当您进入房间时,这样的马桶不单单会弹起盖子,还会启动设定好的程序,为您哼一首摇篮曲。如果机器们会扯旗造反,杀死我们,我们唯一要抱怨的,便是自己那些自鸣得意的征服感。

不过,我来日本的目的不是坐马桶。我来这儿,是要为本报写一些旅行见闻,年内晚些时候就要出版。所以,我便有机会穿行于日本各地。但有时,所见所感的内容过多,会有不堪重负的感觉,这时,我就躲到宾馆的房间里,盯着电视看。

电视节目老套、令人痛苦且充满羞辱和考验

80年代,借助一款名为《持久力》的游戏节目视频,克莱夫?詹姆士曾娱乐了几百万民众,节目中的选手必须通过一系列令人痛苦甚至羞辱,且程度不断增加的严酷考验,从那以后的几十年中,日本的电视节目一直令西方观众感觉吃惊和困惑。对于英国观众而言,乐趣大多来自愤怒的断然质疑,为何有人乐于观看他人遭受身体折磨和羞辱,并视之为娱乐节目。

当然,这仍是多年前的境况,是我成为名人,将初级水平的虐人类节目引入主流英国娱乐大餐之前的事情。尽管如此,在日本看电视时,要找到令人震惊的节目,并不用等多久。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我就看过这样的节目,有位男士将一勺沸腾的熔融金属倒入了自己的嘴中,然后是一只老虎将人咬成重伤,再然后,是一部滑稽系列剧,内容是用某种海洋生物蓄意毒害一位演播室嘉宾。

不过,通常情况下,日本电视节目索然无味的程度令人吃惊。大多数节目的内容都是:几位超超激动的嘉宾,在耀眼的灯光下,坐在用类似于彩色什锦糖装饰的奇异洞穴般的演播室中,喋喋不休地胡乱谈着与食物相关的话题。

不夸张地说,一切都是食物,食物,食物。人们在吃食物,回答关于食物的问题,有时甚至只是对着食物指指点点,然后开怀一笑。宛若他们刚刚发现食物,对于食物存在这一命题本身,总是莫名惊诧。就好像,您在观看冗长的《金铅笔》颁奖盛典,场面绚丽、熠熠生辉,时间已到11点钟,所有嘉宾都服用了安非他命,屏幕上不时出现各种各样的字幕,每隔10秒,尽管没有明显理由,画面也会切换成一碗面条的特写。是的,在日本,90%的电视节目均是如此。

这样一个国家,高新技术的使用已近泛滥荒谬,电视节目的处理方法竟如此老套,令人惊异。人们在演播室中闲谈,一直闲谈,似乎仍停留在50年代。不过,节目氛围却都是疯狂躁动:参与者像是都过于兴奋,无法做出正常的电视节目,接下来能做的只能是不停地切换摄像镜头,并开始大喊大叫。

广告节目仍然延续着这一朦胧的怀旧主题。有很多演员超级熟练地扮演着动画版巨型猫咪或者类似动物,不过他们对舞蹈的关注颇令人着迷:表演者跳着质朴的舞蹈,唱着推广产品(通常是食品,从他们惊人的兴奋水平上,也大致能猜出来)的歌。不过效果还不错,这些节目让“比价网”的高音广告歌变得相形见绌,甚至可以算是寂然无声。

日本人极度礼貌,问路会先GOOGLE;找不到路会向人道歉,并羞愧逃走

尽管电视屏幕上提供的是老套的素材,是充满错乱癫狂、几近歇斯底里的快乐欢唱,但一旦走出户外,您会发现,这儿的民众看上去却异常平静,好像已经弱弱地被周围花哨的技术催眠。

关于日本人总是极度礼貌的传统说法也所言非虚。有时,他们太过热心,热心得几乎让人腚疼。比如,您向路人询问最近的摩斯汉堡(Mos Burger)在哪儿,如果当时并不知道答案,通常他们会开始代您进行研究工作,迅速掏出智能手机,用谷歌地图定位,或者给朋友打电话请教。

如果凝视地图几分钟,打了求援电话,嗯嗯啊啊地思索一番,并表示道歉之后,仍然不能提供具体的路线,他们似乎就将此事视为对自己的打击。在伦敦,您得到的会是微笑和耸肩。在这儿,情况几乎总是这样,他们会因觉得丢脸而迅速逃离。事实上,给他们带来这样的耻辱,您也会有种负罪感。

正如我所说的:日本,是另一个星球。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